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消失的故乡

发布日期:2022-09-06 信息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孟冰 字号:[ ] 分享

贾樟柯说,真正获得故乡,是因为我离开了它。

离开了故乡,你我才成了在外漂泊的游子,每逢佳节便生出绵绵不绝的乡愁。故乡的土壤滋养我长大,我在故乡的四季更迭中,不停向前奔跑。

春天,万物新生,寒冷中散发着绿意,小竹椅冻得发白,摆在院子里。清早,冻得红彤彤的小脸埋在厚厚的毛线围脖里,我飞快地从屋里冲出来,将两颗刚下的热乎鸡蛋,从鸡窝掏出来给姥姥。姥姥将鸡蛋在我的眼睛上放一小会儿,她说这样小孩儿眼睛亮。早春的暖意透过母鸡的体温传递给了我。春天里,雨水多,雨水把残冬困在村庄,也把我困在了屋里。我跪在椅子上从窗边朝外看,想着等雨停了,就可以和小伙伴出门玩泥巴了。

夏天,烈日炎炎,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蝉鸣。树荫下,有一条用来灌溉的水沟,盛满了来自地下的水。我和小伙伴们坐在水沟两边,把脚放进这冰凉的水里,同地里的庄稼共同享受这肆意的凉爽。傍晚,姥姥做好了饭,姥爷到树林边上把我喊回家。我们坐在院子里吃饭,吃着吃着天就黑了,姥姥起身开一盏屋檐下的灯。吃完饭,姥姥拿着手电筒,牵着我去抓知了猴,手电筒的光在土路上边走边晃,我抬头看漫天的星星对我眨眼,圆圆的月亮也跟着我一起走。

秋天,风吹麦浪,大地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姥姥骑着三轮车载着我去捡麦子,收割完的麦地上,四处散落着被遗漏的麦子。尖锐的麦芒有些扎手,我的手里抓满麦秆。姥姥的手十分坚韧,麦芒也逃不出她的指缝,在她手掌反复地揉搓下,一颗颗饱满的麦粒从她的掌心坠入笊篱。麦粒的中间有一道沟,像那条曾浇灌过它的水沟。焖熟的麦米香甜又柔韧,幼时的我总也吃不够。

冬天,雪花飞舞,寒冷侵袭着每个角落。雪后的村庄静悄悄,姥姥把我裹得像个小粽子。她将一个布兜斜挂在我身上,里面放着用毛巾裹好的,两个刚用热水烫过的玻璃瓶。我抱着布兜,去村头的大娘家打牛奶。大娘将院落里的积雪扫到墙边,将奶牛从棚子里牵出来。我们几个小孩蹲在地上,看着牛奶一下一下把桶装满。

时隔多年,我又回到了故乡。原来的村庄已经变成了高楼,上贡的祖宗牌位从乌漆嘛黑的五爷爷家到了干净漂亮的祠堂,刻着“万庄”的村碑,变成了社区牌匾上的“万福园”。小时候每天都要光顾的供销社已没了踪影。抓蝌蚪的水塘,拴在后院的老牛,村口的兽医院,抓蜻蜓的荒芜院落,雨后变得泥泞的土路,秋天随风扬起的麦壳,都不复存在了。

故乡在一次次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中,变幻了模样。如今的它是如此崭新,同我记忆中的样子已千差万别。伫立在这片土地上,我还在思念着它。从前,总觉得有那样快乐无忧的一个地方,还在哪里等着我,现在也寻不到了。我回到城市里,眼前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在不停地应付着条条框框的规则时,我想起小时候在田野中肆无忌惮的奔跑,无忧无虑的欢笑。

承载着无比美好回忆的故乡,终于成了我一个人的故乡,我把它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从前,我把记忆存放在故乡,如今的故乡,永远在我的记忆中鲜活。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