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再见了 回南天

发布日期:2022-04-01 信息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孟冰 字号:[ ] 分享

三月份的广东,最高温度已经达到30度了,本以为冷空气已经离我们而去,温暖的阳光该整日地拥抱我们了,可近日中山突降大雨,接连下了三天三夜,好似不肯停止哭闹的小孩儿。一觉醒来,清晨的中山变得雾蒙蒙,天空不见白云,远处的山好似隐进了一副水墨画里。

就在那么一瞬间,坐在办公室的我们四下看,地面湿地好像刚拖过,玻璃上爬满水汽失去了透亮,身上的衣服湿塌塌地挂在了身上,连空气都变得沉甸甸,浑身湿漉漉地让人难受。这异常的现象导致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得问保洁阿姨,怎么在这个时候打扫卫生了?阿姨笑了,说这就是回南天。

回南天一来,广东就像一罐冰镇可乐被拿出了冰箱,只要是是目之所及的地方,都在渗着小水珠,中山的湿度更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作为习惯了北方干爽天气的我们,可算是见识到了回南天的厉害。办公室的纸没有了精神变得湿软,粘在墙上的东西逐一掉了下来,海报上的人脸变得模糊不清,墙壁上仿佛不断在出汗,楼梯变得湿滑,大家蹑手蹑脚,扶手也没人去扶。在这难熬的几天里,但凡地上撒的水,几天都不会干,睡觉盖的被子是湿的,身下的褥子是湿的,晒在阳台的衣服好像越晾越湿,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重了几分,仿佛住进了水帘洞,头上随时准备着长出蘑菇,每天最希望的事就是能见到太阳。

同事们叫苦不迭,有的甚至寝食难安。本地的同事已经习惯了每年按时报到的回南天,向我们解释道,回南天就是北方来的冷空气撞上了南海来的湿暖气流,僵持不下形成了准静止锋,所以不停下雨,导致了返潮。面对我们接连不断抱怨,她轻描淡写地说:“挺好的,正好不用叠衣服了哦”。

我们从北方千里迢迢来到广东,从齐鲁文化跨越到岭南文化,从干燥寒冷转变到炎热潮湿,我们领略到了祖国幅员辽阔带来的“上穷碧落下黄泉”般的差异,感受到回南天的威力,等下次再见到墙上渗出的水珠时,我们可不能再小瞧“它”了。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