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生命之重

发布日期:2022-03-29 信息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孟冰 字号:[ ] 分享

3月21日,东航在执行昆明——广州航班任务时,于梧州上空失联,目前已确认坠毁,坠毁原因还未得知。东航MU573机型为波音737-800,机上人员共132人,其中旅客123人、机组9人。这场客机事故的发生让国人继马航MH370事故后,再次陷入了恐慌和痛心中。当我看到东航MU5735坠毁的视频时,熟悉的俯冲画面,让我联想到了波音737机型的第四代——737MAX。

波音737于1967年首飞,自此已生产超过1万架飞机,成为民航界史上最畅销的客机,世界上任何时候的天空中都有近1000架波音737在飞翔。波音737 MAX为波音737家族的最新一代成员,对标的是老对手“空客”在2010年推出的一款A320NEO的机型,A320NEO单座燃油效率比现款A320系列提升了20%,而对航空公司来说,燃油成本一度占到总成本的30%,所以这架A320NEO卖得相当好,一时间空客公司风头正劲,甚至要盖过波音公司。波音公司急需推出一款可以与之分庭抗礼的机型,重新夺回市场份额。但如果推出一款新的机型,不仅研发时间长,美国联邦航控管理局FAA审批的时间也更长,此外新机型还需要额外培训飞行员,成本非常高。所以波音公司打算直接改造老机型波音737,在老机型上换装了一个更省油的大引擎,737摇身一变成了737MAX,而结构上的这点变化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本飞机的发动机都是装在机翼下方的,而737MAX的发动机是加大号的,放在原来的位置会导致它离地面太近,容易吸收杂物,不符合FAA的标准。波音公司几经尝试,决定装在机翼的前面,但是这样就会导致飞机在起飞时抬头迎角过高,导致失速,容易发生危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波音的工程师很快找到了处理的方法,他们加装了一个“机动特性增强系统”的软件程序——MCAS,一旦传感器发现迎角过高,MCAS就会通过机尾控制飞机低头。但是波音公司为了减少成本,只加装了一个测量迎角的传感器。又为了加快进度,没有去重新培训飞行员,他们刻意隐瞒了这个系统,让MCSA直接在后台运行。在测试中,波音公司发现,如果系统一旦被莫名触动,飞行员必须在得知MCSA这个系统的情况下,十秒钟内做出正确的判断,从系统手中夺回飞机的指挥权,而飞行员恰恰并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

2017年5月16日,波音公司交付了其首架波音737 MAX飞机,2018年,印尼狮航610航班失事,189人遇难。2019年,埃塞俄比亚ET302航班失事,157人遇难,两次事故均为飞机呈俯冲姿态冲向地面。接连失事的737MAX将波音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2019年4月3日,FAA决定对波音公司737 MAX系列客机安全性发起新审查,两起空难均被认为与自动防失速软件MCAS被错误激活有关,波音公司拒绝承认指控,想尽办法推诿责任,并声称对软件系统进行了修复,是航空公司和飞行员的问题。随着对黑匣子调查的不断深入,被波音隐藏的事实终于浮出了水面,这场由于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造成的人为灾难,被电视台拍成了纪录片《一落千丈——波音大调查》,才有了我们今天作为大众能看到的事实真相。

在这场由波音737MAX的“小麻烦”引发的波音公司的“大麻烦”中,对于波音公司来说,最需要的是迅速反应的公关,是快速挽回的信任,是重新树立的形象。而对于遇难者家属来说,最需要的不是赔偿,也不是道歉,他们需要的是能够拥抱的身体,能够微笑的眼睛,能够延续的记忆。在庞大的资本面前,利益的最大化让个体的痛苦犹如沧海一粟般渺小。祸莫憯于欲利,悲莫痛于伤心。波音公司终将度过所谓的艰难时刻,而真正的艰难将是饱受失亲之痛的人如何去面对追思的余生。

生命之重,在不同的人眼中,有重于泰山般利益的,又有轻于眼泪般鸿毛的。2019年埃航出事之后,我国第一个全面禁飞了波音737MAX,尽管在一些国家,737MAX已经陆续恢复使用,但我国民航局至今未批准复飞。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