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秋园》,秋园

发布日期:2022-03-21 信息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孟冰 字号:[ ] 分享

    认识这本书,还是因为看了一档纪录片,叫做《但是还有书籍》,有一集讲的是出版人的日常,樂府出版社特意讲述了出版这本书的过程。这本书开始于一间4平米的小厨房,是在油烟机的轰鸣中,放满洗净了菜的篮子旁,肉香四溢的高压锅边写成的。作者是一位六旬老人,名叫张本芬,湖南湘阴人,写作的契机来自于89岁高龄母亲的去世,这让悲痛中的她陡然意识到,如果她不能将母亲记录下来,母亲的一生就会被时间抹去,那些艰难的岁月就会随风消散,直到她自己离开的那天,就会彻底消失。于是她开始写作,且一发不可收拾,写了整整16斤文稿,她的女儿将她写的故事放在天涯论坛上连载,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17年后,樂府出版社慧眼识真,《秋园》才有了出版的机会,得以出现在我的手中。

    整本书的内容都是围绕着作者母亲秋园颠沛流离的一生书写的,秋园的父亲在她十二岁那年得了急病去世了,家里一下子塌了天,随后,秋园同国民党军官杨仁受结了婚,跟随国民政府回了南京。后来南京被日军攻陷,秋园又同丈夫和五岁的儿子坐船前往重庆,途中仁受在船上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转念又决定在湖南下船回乡。回乡后,仁受做了乡长,他是个菩萨心肠,做官两袖清风,有多的物资也是分给乡里,从不往自家拿,就连过年家里招贼,仁受抓住贼之后,不仅没有训斥他,还给了贼一袋粮食,让他拿回家过年。就这样,为了帮助乡里的人,秋园的首饰嫁妆也都变卖了,一家人当官当成了穷光蛋。1949年土地改革,秋园一家被划为贫农,分到了田地,可惜仁受是个五谷不分的书呆子,种下来颗粒无收,家里的日子是越过越差,秋园只好晚上熬夜做工贴补家用,才能让一家人有口饭吃。1953年土改复查,仁受的历史被翻了出来,一家人转身成了人民的敌人,扣着旧官吏的帽子,穷困潦倒不说,还要忍受他人无端的辱骂和刁难,精神上的压力如泰山压顶。

1960年闹饥荒,仁受饿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秋园46岁那年,仁受离她而去。悲痛欲绝的秋园带着孩子,漂泊到了湖北,凭借自己做衣服的手艺养活了自己和孩子。秋园白天黑夜地干活,想要赚点钱回家,不想日子刚过了一年多,村子里要清理外来人口,秋园迫于无奈改了嫁。新丈夫王成恩心地善良,对秋园非常好,秋园的日子逐渐平静了下来,可惜天不遂人愿,小儿子15岁初中毕业,去学校拿毕业证书,谁想竟掉到河里淹死了。秋园听到消息如五雷轰顶,待爬到河堤,看到自己早已没了声息的儿子,崩溃地嚎啕大哭。后来的秋园终日以泪洗面,接连几天不吃不喝,寻死之时竟在镜中看到了鬼的模样,秋园吓得改了主意,想起了自己的儿女,决心好好活下去。后来,王成恩得了哮喘,没过多久去世了。秋园跟随着大儿子,在66岁这年,又回到了湖南,住回了当年的老房子里,和院子里的香樟树一起过上了安宁的日子。

89岁那年,秋园跌倒了,摔碎了胯骨,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女儿之骅回来照顾她。慢慢地,秋园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在那个酷热的夏天,秋园在孩子们的陪伴下,离开了这个晃荡的世界。后来,之骅在整理秋园的遗物时,发现衣兜里有一张纸条,上面是秋园对自己这一辈子的总结,“一生尝尽酸甜苦辣,终落得如此下场”。

有人说这是一本女性视角的《活着》,或许是因为书中主角虽然性别不同,但是有着类似的经历,让我了解到在那个年代,有无数的“秋园”和无数的“富贵”在时代的浪潮里奋力挣扎。秋园跌宕起伏的一生都伴随着苦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也未曾离开过她,当她幼年天真烂漫之际,父亲离开了她,在她不眠不休支撑起整个家的时候,她又失去了丈夫,在她以为能够安度晚年的时候,骤然失去了小儿子,她像是在命运的漩涡中摇摆不定的小船,一边经受着时代改革带来的狂浪,一边在人性善恶的风雨中拉扯,她在泥沙裹挟的河流中艰难地驶过她的人生,带着这一身的千疮百孔。苦难不是她的财富,苦难使她的头埋得更低,使她更加地沉默,使她像纤夫一般,任由这嵌进肩膀的纤绳,在血肉间摩擦,但秋园没有屈服,她的心中永远都怀揣着对幸福的希冀,即使在那些苦涩难耐的日子里,她也会尽力去品尝一丝丝的甜,去维护那一点一滴的美好。

我从秋园的身上看到了那个时代女性命运的缩影,这些厄运无法打垮的女性,即使像浮萍一样漂泊,精神却如杂草一般坚韧。面对前方黑暗的迷雾,她握紧手中的蜡烛,步履虽然蹒跚,躯干早已压弯,她擦掉眼角的泪水,依旧摸索前进。这些我们忽视的女性力量,没有载入过史册,却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脑海中,她们生生不息,她们斗志昂扬。在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向所有的女性致敬,向女性力量致敬,做到尊重女性,让每一名女性都能在这个美好的时代,自由地释放自己的光芒。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