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北方的雪

发布日期:2022-12-08 信息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于安琪 字号:[ ] 分享

岁月向晚,山河逢冬。当雪花一片一片落下的时候,我才惊觉:冬天,真的来了,已经到了下雪的季节!

许是因为在非洲工作的几年里,已经习惯一年到头都是夏天般的季节。非洲不下雪,我亦许多年没有看过雪了。

北方的雪就像北方的汉子一样豪爽,说来就来。当清晨的阳光照在项目部的办公楼上,放眼望去,眼前被一片银装素裹包围着,平日里早起在院子中散步的小鸡们都缩在小窝里抱团取暖,唯有院子里的几面旗帜伴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翩翩起舞,似乎在代我表达对雪姑娘的欢迎。

北方的雪不似南方“撒盐空中差可拟”般星星点点。北方的雪状如鹅毛,似柳絮,从刚开始的一片两片三四片到后面的千片万片无数片,直到天地相接,上下一色。北方的雪在这天地之间尽情的跳着,画着,嬉闹着……

北方的雪是一位诗意的舞者,舞动着最柔美的身姿。引得无数诗人为之着笔。有毛泽东笔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势恢宏、旷达豪迈;有卢纶笔下“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的悄然;有柳宗元笔下“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孤傲;有王维笔下“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的豁达。北方的雪在诗人的笔下舞动的千姿百态,舞动的风格迥异。

北方的雪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只用一种颜色,就把大地上的一切描画得如此多娇。落在寒冬的枝头点缀出朵朵梨花;覆盖在大地上,鸡鸭走过,形成了疏密有致的竹叶,隔着飘舞的雪花欣赏,仿佛在空中摇曳。猫狗走过,就像淡淡的梅花开过,伴着淡淡的北风细品,似乎有一缕淡淡的清香飘来。万物在皑皑白雪中半遮半掩,整个世界如同风雅的古画一般。

北方的雪是一群顽皮的孩子,用冰冷的手触摸着你的脸颊,待你发现后又迅速的逃跑;悄悄的设下陷阱,让你一不留神就摔个四脚朝天;藏在高高的房顶上、屋檐上,待你经过时,荡着风儿的秋千滑进你的衣领,然后便和你玩起了捉迷藏,让你看不见摸不着。

在他们的嬉笑中,我仿佛看到了跳动着的童真在雪中漫舞,看到了田里的老汉丰收庄家时朴实的笑脸,看到了等待在外求学工作游子们归家的老父亲老母亲眼中透出的殷切期盼,看到了过年时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团圆时刻的幸福;……

北方的雪是纯洁的精灵,轻柔如薄纱,翩跹若蝴蝶,飘飘洒洒,纯净无瑕。这是一场及时雪,是在绥化市静默28天后迎来的第一场雪,也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一场无声的大雪,打破了绥化市的宁静,如琼花朵朵绽放,带来缕缕芬芳。它染白了大地,抹去了喧嚣,安抚着项目部全体职工在焦急等待复工中那颗燥动的心,在这样洁白宁静的世界里,我们没有了烦恼,没有了疲惫,没有了忧愁。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